乐鱼登陆-专业防雷接地模块生产厂家 主营:接地降阻模块、降阻剂、电解离子接地极、铜包钢接地棒等

热线电话
相关文档

机房防雷接地工程设计方案

  创新方法对提高科研和生产的效率有立竿见影的作用,但长期以来并未受到重视。

  所谓创新方法,是指在包括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市场开拓、建立新的组织形式等各类创新行为中,为提高创新活动的效率、保证创新效果的实现所采用的思维方法、行为模式、条件工具等。

  “传统经济学认为,创新分为技术创新与组织管理创新。因此创新的方法也包括了技术创新的方法与组织管理创新的方法两个部分。”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士运博士介绍说。

  技术创新方法中,一个杰出的代表就是前苏联专家阿奇舒勒提出的萃智理论(TRIZ,Theory of Inventive Problem Solving,为俄语含义Teoriya Resheniya Izobretatelskikh Zadatch的单词首字母缩写)。萃智理论对企业技术研发的帮助效果明显。据调查资料显示,萃智理论现在已经在欧美和亚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得到普遍应用,大幅度的提升了创新的效率。

  在组织管理创新方法中,近年发展应用较快的一个方法是Living Lab。Living Lab的概念最早源于美国,在欧洲得到迅猛发展。Living Lab是建构未来经济的一种系统。在这里,以用户为中心的、基于真实生活环境的研究和创新,将成为设计新产品、新服务和新型社会结构的常规手段。简而言之,Living Lab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用户驱动式开放创新的建构模式。

  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以系列课题研究为引领,就萃智理论和Living Lab模式的推广开展了实践探索。认识和使用创新方法,将会帮企业解决研发中的某些问题,进而支撑和推进产业发展。

  萃智理论是一个解决技术发明问题的方法理论体系,这中间还包括十多个有效的解题工具,例如发明原理、矛盾矩阵、技术进化法则、功能分析、物质场模型等。“这些工具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混合使用来帮助解决技术难题。”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国会介绍,“举个例子,连铸技术中的结晶器设计问题,运用萃智方法,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提出有效的解决思路。”

  连铸技术作为钢铁冶金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状况一直是钢铁冶金行业先进与否的重要标志。目前,连铸技术能实现绝大多数钢铁产品的需要,其产品连铸坯通过轧钢工艺处理,可以生产很多类型的钢铁产品,满足多种行业需求。

  作为连铸工艺的核心组成部分,结晶器技术的发展和变革始终引领着连铸工艺的发展。结晶器在连铸工艺中充当重要的角色,负责实现将高温钢水凝固成初始铸坯形状和规格的重要任务。因此,结晶器的形状、样式决定了连铸坯基本样式。

  目前无缝钢管生产工艺复杂,要设计一种可以直接连铸生产钢管坯的结晶器,简化无缝钢管生产流程,提升公司竞争力。对于这一问题,企业希望达到的效果:一是可以顺利实现开浇;二是浇注过程不会拉断钢管坯造成生产停止;三是生产的钢管坯内部质量合格,无严重裂纹。

  运用萃智方法分析,这一过程在大多数情况下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结晶器的样式设计;钢水凝固成型;减小初生铸坯与结晶器的摩擦。

  技术矛盾分析给出的提示是,能大大的提升结晶器的震动频率,提高脱模效率,以解决坯强度不足的问题。通过进一步分析,技术团队提出,可以用周期施加力的方式,改善由于摩擦力大而导致拉坯困难的问题。

  利用矛盾矩阵和发明原理,萃智理论成功帮企业解决了直接连铸生产钢管坯的结晶器的难题。

  产学研用相结合即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基于各自的发展的策略目标和战略意图,而建立的一种相互配合、优势互补、共担风险、利益共享、一起发展的正式但非合并的合作伙伴关系。这种合作伙伴关系旨在抓住新的市场机遇,提升自主创造新兴事物的能力和综合优势,结合彼此的优势资源,实现共同愿景。

  但在传统创新模式中,产学研用的结合是链式结合,其中的每个部分并没有正真获得充分的融合,使得创新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时承受风险的能力比较差,产品化效率较低。在传统创新模式的劣势不断凸显的情况下,如何将产学研用有机、科学地结合在一起,发挥产业、学校和科研机构各自的优势,是各国相关机构的研究重点。

  上世纪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在利用Living Lab模式促进产学研用相结合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其中,“不莱梅移动城市”项目组运用Living Lab模式促进产学研用相结合,降低了移动创新风险,缩短了产品开发周期。

  “不莱梅移动城市”(Mobile City Bremen)是由公司、大学、研究机构共同发起,不莱梅投资促进局领导建设,主要是做移动应用创新推广工作的组织。在该组织中,移动产品的研究、开发、试验、市场和服务各环节紧密联系,组成了一个符合Living Lab模式的集合。在众多大学、研究所和投资方的支持下,不莱梅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以产生移动技术方案为特点的城市。

  “Living Lab模式对于北京产学研结合工作也有重要指导意义。”张士运指出,北京作为全国的首都,是全国创新要素最集中、创新成果最丰富的城市,在国家增强自主创造新兴事物的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中,理应走在前列。

  事实上,Living Lab更为适合服务业创新,因为服务业创新是一个不断弥合需求与供给的多主体参与的过程,是离开用户的参与就没有办法获得成功的创新。在国外,Living Lab在智慧城市、工业设计、智慧校园、智能关爱、低碳节能等领域已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运用,推进的成功率较高。在北京,这些领域也是推广Living Lab模式潜在的重点领域。

  在推进路径方面,应当与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打造“智慧北京”的发展目标结合起来。北京发展建设“世界城市”,应当与世界各地的城市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开放群体中发展。Living Lab模式是一个国际化的创新模式,Living Lab组织也形成推动了世界智慧城市网络。

  张士运指出,“十二五”期间,北京将打造 “北京服务”和“北京创造”,这为Living Lab的推进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性。以Living Lab为代表的开放创新模式,本质上是期望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创新生态系统,助力政府带动社会实现经济结构调整,让更多的企业和市民能够从创新生态系统中获益,形成有效的产品和服务。

上一篇:攀钢自主开发完结方圆坯连铸要害配备技能   |     下一篇:铜包钢焊接工艺
X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